东莞开展研学旅行 行走在路上的“活”课堂

2017年12月04日09:39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研学旅行,行走在路上的“活”课堂

  美术类研学项目是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的精品活动。( 通讯员 马雪梅 摄)

  11月初,东莞松山湖实验中学和东莞外国语学校不约而同地展开了研学旅行。老师带着学生,把课堂从教室搬到田地、博物馆和名胜古迹处,让孩子边旅行边学习,将课程知识融会贯通。

  去年11月30日,教育部等11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明确规定,中小学生研学旅行是由教育部门和学校有计划地组织安排,通过集体旅行、集中食宿方式开展的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

  怎样将课程和旅游结合起来,如何设计和保障学生安全?这一年来,东莞教育界人士进行了积极探索,在研学旅行上进行了有意义的探索。

  走出教室的研学旅行探索

  教育界人士认为,与旅游和冬夏令营不同,研学旅行强调以学校和班级为单位,强调课程化。综合实践活动国培专家组核心成员沈旎在参加东莞校外教育工作现场会时表示:“研学旅行,不能完全依靠社会化单打独斗,应该寻求研学课程支撑下的精品路线。”

  上月,松山湖实验中学共开发了10条线路,组了40个团,分为省内考察和省外考察两个板块,其中省内考察有广府文化、潮汕文化、梅州客家文化和莞邑文明考察等,省外考察分为山西、西安、湖北和湖南线路,涵盖了文化、科技、红色经典等内容。

  老师带孩子研学旅行,课程如何嵌入和展开呢?

  “学校会把每条线路作为多学科融合项目来进行研发和设计。”松山湖实验中学教导处副主任潘艳荔说,比如潮汕文化路线,他们会把语文、地理、历史、政治、经济和建筑美学的内容整合起来,如在韩文公祠朗诵《师说》,了解韩愈生平;到南澳总兵府,参观了解海防建设。通过知识的串联,让学生了解韩愈对潮州政治、经济和文化作出了哪些贡献。

  “出行前,我们会为每个学生精心准备一份课程学习包,有动手操作的模型、还有研学手册,学生们带着任务完成旅行探索。”潘艳荔说,如梅州文化线路,通过参观客家围屋,让学生动手拼搭一个“客家围屋”,让学生在了解建筑特点的同时,知道为什么要建成“围屋”,因为气候、地势和家族性等原因。同样,在参观湖北黄鹤楼时,每个学生都要完成建筑拼装;在参观湖南湘绣博物馆时每个学生需要完成一幅湘绣作品。

  巧合的是,同在11月,东莞外国语学校的研学旅行同时启程。“我们准备了12条线路。”东莞外国语学校教导处副主任梅淑萍说,“通过研学旅行,我们希望增强班级凝聚力,在课程设计上注重知识的活学活用。”

  在11月初的出行中,东莞外国语学校把线路全部安排在广东省内,分成东莞、梅州、河源、惠州等几大区域板块。在研学的课程设计上,梅淑萍说,会结合不同年龄阶段孩子的需求进行设计,如小学生注重研学过程的动手能力,初中生注重专项素质的培养;高中生注重深度知识的整合和应用。

  社会实践课程的经验积累

  在研学旅行相关意见颁布之前,教育部关于《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明确规定,综合实践活动是从学生的真实生活和发展需要出发,从生活情境中发现问题,转化为活动主题,通过探究、服务、制作、体验等方式,培养学生综合素质的跨学科实践性课程。

  按照“纲要”,综合实践活动是国家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规定的必修课程,与学科课程并列设置,具体内容以学校开发为主,自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全面实施。研学旅行在业界被看作综合实践活动的重要形式。

  “学校探索研学旅行,是学校‘由内而外’的发展需要。”梅淑萍说,“学业成绩是孩子升学的敲门砖,我们更注重综合素养的培养,把‘活教’和‘活学’贯穿于教育中。”

  梅淑萍举了一个例子,学校会给学生定制一份研学创业计划书,这份“创业计划书”的制定至少经过四个步骤:第一步由老师制作初稿;第二步邀请有商业资源的家长修改完善;第三步由老师根据课程教学目标再修订;第四步请学生代表来讨论,看是否读得懂、好操作。

  潘艳荔坦言:“学校对研学活动的设计和评价,是有前瞻性的。比如在课程设计上,我们倾注全校资源,由课程研发中心进行专门的研学课程开发、组织、评价和实施,保证研学旅行‘教’与‘学’的专业性。”

  而在综合实践活动操作经验的积累上,“从初一下学期开始,学校会组织学生进行企业调研,了解先进制造企业的生产、文化、知识产权保护等,撰写调查报告;初二学生则开始尝试小课题研究。”潘艳荔说,“会给学生一个完整的综合实践过程,选题—设计方案—查阅资料—开展调研—结题答辩—展示成果,通过任务、指导、示范等一系列经验积累,更好地指导全员研学。”

  组织保障上的大胆尝试

  此次研学旅行的两所学校在活动组织上各有侧重。东莞外国语学校作为东莞唯一一所从小学到高中12年一贯制公办学校,这次研学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年龄跨度大。采用以年级为单位,线路“定制开发”,一个年级去一个地方。

  松山湖实验中学参与研学的是初一、初二年级全体学生,采用混龄、混班的方式。所谓“混龄”“混班”就是打破原有班级,让不同班级、不同年级的孩子自由组团。学校设定名额,家长通过学校信息化平台,自愿自选报名,名额先到先得。

  记者了解到,此次两所学校的研学旅行,均由学校确定目标、规划设计路线,采用与旅行社或专业教育机构等第三方合作的方式,由具有资质的第三方按照学校要求来安排学生出行的交通、住宿和行程安排。

  “一场研学旅行就是一个教育项目设计,设计方案需要做得非常细致,如乘车安全、下车安全、救护应急、查房站岗等,要把非安全因素降到最低。”东莞青少年活动中心办公室主任何振环说,“在这个过程中,就需要学校与第三方机构进行有效地组织分工,让带队的老师能够倾心于观察、引导和教学,让机构做好专业的组织和管理,从而保障研学旅行过程的顺畅和学习效果。”

  南城阳光七小校长黄毅斌说,孩子长大的过程,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最大的特点就是实践性,他们通过亲身体验才能明白很多道理。“我们的教育应该尽可能地创造从‘课内’到‘课外’的情境,为孩子提供体验机会,从而达到‘知行合一’。”他说道。

  一教育界人士坦言,如果推广研学旅行,安全、资金和执行是摆在东莞教育管理者面前的三个难点,这也让很多学校在执行过程中,有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此外,义务教育阶段,教育部门也需要对综合实践、研学旅行形成一个完善的评价机制,引导学校和教师团队积极创新。

  记者从东莞市教育局了解到,目前全市层面的研学旅行相关方案正在制定,将于近期征求意见。(记者孙俊杰/王慧)

(责编:徐可欣(实习生)、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
博评网